清流|纺织业草台班子募资数十亿,上市公司为何相信杭州跑路私募拙劣骗术?|股权|郑煤机|持股|私募基金|投资基金

admin 42 2024-06-14 09:28:59

出品|清流工作室作者|王晓悦 主编|赵妍杭州私募跑路事件的苦主仍在增加。继上市公司郑煤机(601717.SH)公告3亿元理财踩雷后,又有两家上市公司横店东磁(002056.SZ)和英洛华(000795.SZ)合计数亿投资恐“打水漂”。11月24日,证监会宣布对该事件立案调查。公告称,相关人员控制深圳汇盛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汇盛”)、杭州瑜瑶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瑜瑶”)等多家机构,多层嵌套投资,存在虚假宣传、报送虚假信息、违规信披等情形,还可能涉嫌违法犯罪行为。另据了解,公安机关已经介入,控制涉案人员。令人不解的是,这些表面看来就十分不靠谱的私募基金,为何能通过上市公司的尽调并揽金数十亿元的?郑煤机的资金最初投向北京华软新动力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软新动力”),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华软新动力可能由华软资本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软资本”)实际控制。而郑煤机近两年向华软资本追讨债务无果,已然确认华软资本存在资金问题,却仍在今年5月义无反顾地向华软资本旗下华软新动力豪掷3亿元。华软新动力表示,资金最终被投向一家私募公司深圳汇盛。媒体则援引知情人士称,这些资金投向深圳汇盛后,又被转投给另一家私募杭州瑜瑶。而横店东磁和英洛华“踩雷”的,也是以杭州瑜瑶为管理人发行的产品。清流工作室发现,杭州瑜瑶整个班子脱胎于多个纺织业公司,几乎所有高管在进入杭州瑜瑶前均无金融从业经验,该公司更曾因违规操作被监管处罚。但在信托机构提示风险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横店东磁和英洛华仍坚持将资金定向投给杭州瑜瑶。据媒体报道,这些资金进入杭州瑜瑶后,又进一步投向资本市场名人毛崴控制的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磐京股权投资”)。到这一步,原本的“证券投资基金”,有可能成为了“股权投资基金”。但清流工作室梳理发现,磐京股权投资公司在股权投资市场的多数项目已然退出,近年也未设立新的基金。除了早年购入的三家上市公司股权,几乎没有别的资产。那么,这些上市公司经多层嵌套、曲折投入磐京股权投资的巨额资金究竟去了哪里?华软资本出现资金危机郑煤机投资的华软新动力基金,表面上看,华软资本仅持有华软新动力20%股权,为第三大股东。但清流工作室发现,目前华软新动力的实际控制人徐以升,早期就是华软资本的员工,其目前持有的华软新动力股权也是从华软资本处接盘的。工商信息显示,华软新动力早年由华软资本创立,由华软资本全资子公司北京金陵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彼时,徐以升就已经是华软新动力的执行董事及经理。后期,徐升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并成为华软新动力的法定代表人。股权层面,徐以升控制的北京得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得韬”)在2020年入股华软新动力,目前持股51%。北京得韬现由徐以升持股80%,因此目前华软新动力的实际控制人是徐以升。不过,工商信息显示,北京得韬原名北京金陵云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早年也是华软资本旗下的公司,由华软资本旗下公司金陵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王广宇共同持股,直到2015年转手给徐以升等人。也就是说,徐以升是华软资本早期员工,他目前持有的51%股权和华软资本持有的20%股权,二者合计持有超过71%的股权。而工商信息也显示,华软资本创始人王广宇的弟弟王赓宇,一直担任华软新动力的监事,至今年3月离职。华软资本管理集团执行总裁江鹏程,至今仍在华软新动力担任董事。而第二大股东北京世顺泽商贸有限公司,是今年2月才入股华软新动力的,目前持股24%,并派驻股东孙军昌在华软新动力担任监事。在华软资本与华软新动力关系如此密切的大前提下,郑煤机今年3亿元的理财显得十分不合理。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郑煤机就确认华软资本的资金情况出现问题。郑煤机在今年3月发布了减值公告,将应收上海华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华软”)股权转让款超过6500万元全额计提减值。上海华软是华软资本旗下一家投资公司,上海华软曾于2011年与郑煤机合资设立华轩(上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华轩基金”),该基金对外投资初创公司及上市公司,目前持有唯万密封(301161.SZ)26.14%股权、持有港股上市公司盛力达科技(01289.HK)2%股权。2021年3月,郑煤机从华轩基金退股,随后将华软资本告上法庭,并申请冻结华轩基金股权,但多次追讨约7千万元无果。郑煤机在年初发布的减值公告中表示,2022年,全球地缘政治冲突、贸易摩擦等因素冲击了资本市场,作为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的上海华软及其所属集团资金链产生问题,公司通过诉讼及财产保全方式亦未收回款项,结合上海华软现有资产已被质押给第三方及前述款项的担保人或其关联方的本期所增加的涉诉事项等情况,公司判断此笔款项收回的可能性较低。清流工作室梳理发现,华软资本近年因为借款合同、股权回购等问题被多家合作伙伴起诉,更因为未偿还郑煤机股权转让款被限制高消费。追讨无望后,郑煤机选择吞下这笔亏损,计提了这6500万元应收款。但颇为诡异的操作是,在发布计提减值公告后,郑煤机于今年5月转手又向这个存在资金链问题的华软集团一口气投入3亿元巨款。合同签订未足半年,华软新动力三只基金暴雷,郑煤机紧急赎回不到3千万元,剩余2亿7千万元恐怕要“打水漂”。纺织业背景迷雾根据郑煤机的公告,其购买的3亿元华软新动力产品最终投向了汇盛资产量化对冲 4 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预计年化收益率为5%。不过,根据《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15条,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市场上已有多只基金因约定预期收益被监管处罚。近期,又有两家上市公司宣告成为此次私募暴雷的受害者。横店东磁和英洛华分别通过国通信托设立信托,曲线购入杭州瑜瑶的证券投资基金3亿元和1.2亿元,公告披露购买的产品预期收益率分别为5.5%和5.35%。听闻此言,受托方国通信托连忙发布澄清,称两只信托并未设预期收益率。国通信托更表明,底层资产、咨询服务方等信托要素均由委托人指定,且设立时国通信托在信托文件中对底层资产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了充分的风险揭示(包括但不限于底层私募基金管理人,咨询服务方存在监管处罚等相关风险)。在底层风险明显、约定收益可能违规的情况下,上市公司为何仍执意将巨额资金投向杭州瑜瑶?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究竟有何神奇之处?公开信息显示,杭州瑜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立于2017年6月,杭州瑜瑶的创始人可能是过哲。根据备案信息,过哲在杭州瑜瑶创立初期担任负责人,在具体任职部门一栏,填写了“创业”二字。过哲在创立杭州瑜瑶之前,曾在无锡智慧投资有限公司任总经理长达8年之久。这家无锡智慧投资,也是从事期货、股票等私募投资,后期出现基金亏损、民间借贷等资金问题,现已因为未履行还款义务被限制高消费。不过,过哲并未出现在杭州瑜瑶的股东信息和工商登记的高管名单中。过哲在2018年3月后退居后方,担任杭州瑜瑶的合规风控负责人。而杭州瑜瑶的法定代表人何国清、大股东杨泽斌及副总经理陆志强,有着类似的诡异背景。何国清的履历显示,他在纺织业有近20年的从业史,从销售一路做到纺织公司监事。2017年不知为何突然投身金融业,成为杭州瑜瑶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及信息填报负责人。陆志强同样来自纺织业,他从1999年至2017年陆续在两家纺织公司工作,中间一度脱产上学,学习的专业为自动化专业。陆志强也在2017年突然通过了基金从业考试,到杭州瑜瑶担任风控专员,后升任总经理。目前,杭州瑜瑶的电话已无人接听。根据工商信息,陆志强现仍在江阴市盛其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称“盛其纺织”)持有10%股权。清流工作室拨通了盛其纺织目前的联系电话,一位女士接听电话并确认,其所在单位为盛其纺织品公司。当清流工作室询问陆志强其人时,她并未表示否认,但清流工作室提及杭州瑜瑶时,她马上表示“搞错了”,并匆忙挂断电话。值得注意的是,盛其纺织品公司登记的这个手机号码,不仅是何国清和陆志强就职的纺织品公司的联系电话,也是杭州瑜瑶2017年在年报中申报的企业号码。证券投资基金变股权投资?这一批来自纺织业的人员,却能轻易获得多家上市公司的青睐,组建出一个资金规模在20到50亿元的私募资金。杭州瑜瑶设立了大量的证券投资基金,但清流工作室未能找到杭州瑜瑶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痕迹。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杭州瑜瑶只是一个通道。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是,资金转投杭州瑜瑶后,又进一步投到下一层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毛崴,其曾因狙击大连圣亚被称为“野蛮人”,目前持有杭州瑜瑶82%股权的杨泽斌,曾持有另一家纺织公司的股权,该公司在今年5月被注销。据媒体报道,杨泽斌是毛崴的表弟。截至3季报,磐京旗下两只基金合计持有大连圣亚的股权19.42%,若再加上疑似磐京一致行动人杨子平所持8.22%股权,则合计持股27.64%,已然超过大连圣亚明面上的第一大股东。按照11月27日收盘价,磐京基金及杨子平所持大连圣亚总市值约为6亿元。毛崴还设立一家诸暨和柿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目前持有百诚医药1.66%股权,所持市值约为1.2亿元。该基金原名是杭州宜瑞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大股东周海军、夏玲分别持有30.3%,毛崴只持有1.52%股权。该基金所持百诚医药股权,是在公司尚在新三板期间受让。此外,磐京旗下基金还持有西安旅游5.01%股权,市值超过16亿元。需要指出的是,最初这些上市公司无论是通过华软新动力还是通过国通信托购入的杭州瑜瑶的基金,都属于“证券投资基金”,底层资产应当是股票、债券、公募基金、债券逆回购、 股指期货、资产管理产品、银行存款等。条约更写明,“基金管理人应确保所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未投资或在标的基金持有期内不投资除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外的资产管理产品。”然而,杭州瑜瑶转投磐京股权投资基金后,则可以涉猎股权投资领域。资料显示,磐京股权投资备案机构类型是证券投资基金,但曾发行两只股权投资基金。而股权投资不具有上市股票的高流动性,属于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产品。从磐京股权投资的业务布局来看,磐京股权可能通过入股创投公司、兜售上市故事获利。磐京股权投资曾参与重庆园林项目,因项目未能按约定时间IPO上市,被要求回购股权。2016年,浙江省发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发展”)与杨子平、磐京公司合资设立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庆成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庆成投资”),以该公司从磐京壹号手中受让重庆园林公司3.46%股权,价格为3991.6万元。因重庆园林业绩不达标且在2018年底前未能IPO上市,庆成投资要求磐京基金及重庆园林实际控制人回购股权,该要求获得法院支持。早期毛崴与浙江商界的大佬有过合作,但具体合作内容难以追溯。最早的痕迹是在2007年底,何建东入股曾毛崴的公司沈阳卓尔投资有限公司,至2010年退出。2008年,毛崴和何建东曾一同设立公司上海申科投资有限公司,实缴资本达3000万元,主营业务是实业投资、企业投资管理,但该公司仅存活4个月就被注销。何建东是上市公司申科股份的前实际控制人。何家曾在2007年和2008年频繁对外转让股权引入新股东,后来申科股份于2011年IPO上市。早期磐京还通过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磐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向杭州安晟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又进一步投资了大量浙江地区的公司,行业囊括医药、新能源及房地产等。不过,磐京早在2019年退出了该基金。磐京股权投资曾通过投资浙江瑞承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入股了西安天鹰防务科技有限公司,后将股权转手他人。目前,磐京股权投资基金没有更多明显的股权投资项目,自2018年没有设立新的公司或基金进行投资。2019年,中基协已发现磐京股权投资存在经营异常,并于2022年注销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如今,巨额资金究竟投向何方是个未解之谜。
分享到:
  •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资讯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 本文声明:于2024-06-14,由admin分享,共 5205个字。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 本文地址:https://www.chuangyeyoudao.cn/lc/7576.html
上一篇:现货黄金站上2020美元/盎司|同花顺|大数据_网易订阅
下一篇:收评:三大指数小幅上涨 两市成交金额跌破8000亿|个股|概念股|创业板|涨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